交流之窗

王海霞:从美国到芬兰

2016-03-07

点击量:1956次浏览

——谈谈我在海外教汉语的经验

2011年到2013年,我在美国阿肯色州哈里斯堡中学教了两年的中文。随后又来到芬兰赫尔辛基大学孔子学院工作。从美国到芬兰,从"自然州"到"千湖之国",从龙卷风肆虐的美国南部,到冰天雪地的北欧雪国,这一段人生阅历让我成长,并在我的职业生涯中留下了丰富的一页。

记得在参加汉办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问我一个问题:"你以前主要教的都是美国的中学生和大学生,现在报考的是芬兰,北欧人的性格特点和美国人有很大的不同,你觉得针对芬兰人,你在教学中应该注意些什么?"当时我简单谈了一些自己的看法,老师听后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如今想来,当初自己的看法还很是肤浅,很幼稚的。我们大都把欧洲人美国人都归类为"西方人",所体验到的文化差异也主要是中西方的。但是其实北欧人和美国人的差异不比中西方差异少。来到芬兰一年半之后的今天,我终于体会到当时提问者的良苦用心,也终于可以对这一问题做出比当时更深刻一点的回答。

北欧人和美国人的强烈性格反差

刚来芬兰的时候,有一次在教室休息室里遇到压力山大学院的一位芬兰老师,我随口问了声:"最近过得怎么样?"这句话在美国的时候经常说,每次大家的回答都不外乎是"很好""还不错"之类的,然后匆匆擦肩而过。没想到这位老师犹豫了很久,深思熟虑之后告诉我,最近总体还不错,但是有一些小问题,比如上个星期有点咳嗽,家里有点什么事情……对于刚来芬兰不久的我来说,这可能是我体会到的第一个文化差异。美国人的性格很直接很自信,也很个人主义,很少考虑别人的想法。相比而言,芬兰人更认真,也比较多会考虑他人的感受。这一点可能和亚洲人的性格有点像。所以当我问她:"最近怎么样"时,她肯定是觉得我是真的想知道她的近况,所以很认真地去思考并回答。办公室的实习生英语和芬兰语都很好,她说自己说英语的时候非常有自信,甚至可以撒谎说大话,可说芬兰语时突然就变得害羞谦虚了起来。不要轻易和芬兰人说:"有时间我们一起出去玩。"因为他们一旦听了,肯定会这么期待。而美国人不管说过多少次"我们一起玩",你都不要太认真,他们可能转过身就抛到了脑后。

在哈里斯堡中学建造温室大棚            在芬兰罗瓦涅米体验冬天的魅力


还有一次,我去公园跑步,遇到很多正在跑步的"同道中人"。在美国的时候,这种情况下不管认识不认识,都需要说一声hi。于是我也跟他们点头微笑,说一句moi。可是他们要么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要么就是迅速脸红着低下头。我一度误以为我的脸上肯定沾了什么东西。同事跟我解释说,芬兰人是很少跟人打招呼的。这是一个非常害羞的民族。有很多次在电梯里,我看见有人急匆匆往这里走,于是按键等她,结果对方看见我在电梯后掉头又去爬楼梯了。仅仅是为了害怕见面社交,出门前需要趴在门眼里看一下楼道里有没有邻居,确定没有后急匆匆迅速撤走。可能没有哪个民族患有更严重的"社交恐惧症"了。有个芬兰笑话说,"一个内向的芬兰人和你说话的时候看着自己的鞋子,一个外向的芬兰人和你说话的时候看着你的鞋子。"我倒觉得芬兰人可能永远不会主动去和一个人说话的。咖啡馆里两个芬兰人面对面,可以十几分钟不说话,他们彼此也不会尴尬,看的人倒是替他们干着急。

虽然芬兰有170多万个桑拿房,桑拿房里人们"坦诚相见"相邻而坐也未见任何尴尬,但这并不意味着芬兰人不注重"个人空间"。恰恰相反,芬兰人的"个人空间"大得出奇。就连在公交车站排队,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要至少保持一米。哪怕大雪纷飞,亭子里永远只站一两个人,其余人冒雪排在外边。公交车上虽然一排座位有两个椅子,但是没有任何人选择坐在一起。如果迫不得已坐在了一起,一旦有人下车,其中一人一定迅速换座。美国人虽然也注重个人隐私,但是与人相处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要近得多,而且也比较喜欢肢体接触,比如拥抱、击掌等等。

中国人传统上遵循"中庸"之道,害怕"枪打出头鸟",这一点倒是和芬兰人很是想像。和英雄遍地开花的美国好莱坞电影里不同,芬兰人特别害怕成为"焦点"。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他们尽量避免当众讲话。"演讲"可能是他们的一个噩梦。举办餐会的时候,第一个去拿食物的永远不会是芬兰人,餐盘里的最后一块食物也永远不会去拿。别人的目光,不管是羡慕的崇拜的还是嘲笑的不屑一顾的,芬兰人都跟躲避毒箭一样逃得飞快。如果你当众表扬一个芬兰人,那对他而言可能更多地是一种惩罚。如果他们不小心犯了个错误被你纠正,你会欣赏到他们不知所措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的表情。课堂上如果你问学生"有问题吗?",即使芬兰人真的有问题,因为不想举手被别人关注,他们可能也会选择不去问。这在很多美国人眼里简直是"天方夜谭"。有一次赫尔辛基大学为了让外国员工尽快适应芬兰生活,举办了一次培训。培训中一位美国女士就特别感慨,她非常想知道芬兰人的真实想法,可是她最常见到的就是芬兰人脸红低头沉默不语。

谨慎认真,恐惧社交,注重"个人空间",害怕"出头"……如果用这些词语来概括芬兰人,肯定是不全面的。芬兰应该是最为矛盾的一个国家,这个国家有漫长黑暗的冬天,也有明媚动人的夏季;蒸完热气腾腾的桑拿,就要跳进冰冷刺骨的湖水里;极度喜欢安静,可又诞生了众多的重金属乐队;平时害羞木讷,喝完酒却又彻夜狂欢;不太喜欢开玩笑,却又热爱自黑自嘲……这样的反差形成了芬兰人特有的魅力。

美国新奥尔良狂欢节游行

芬兰高中学生毕业"压板凳"游行

"入乡随俗"的课堂教学

几千年前孔子就提倡"因材施教",根据学生的特点来有针对性地开展教学。虽然每个学生都是不同的,但同一国家的学生由于文化背景相同,特点也有共同之处,而不同国家之间的学生也存在差异。国别化可以让教师在开展汉语教学时更有针对性。

有一件有意思的小事可以反映出芬兰学生和美国学生在学习汉语时的不同。有一次,在监考HSKK口语考试时,考场里有一个美国学生,其他都是芬兰人。有一个明显的区别是,在问完问题后,美国人立刻侃侃而谈,不管说得对不对,说了什么。但前面四五秒的时间里,芬兰人全部都是沉默的。他们不是不知道时间在飞逝而他们应该说话,但是他们的性格就是必须想好才能说出口。还有一个区别是,美国人在说的时候手舞足蹈,肢体语言特别多。虽然录音的时候不会把这些动作都录进去,但是他还是保持着固有的习惯。而芬兰人都是老老实实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美国学生的性格特点是开朗好动,有创意但是注意力不长久,也不喜欢重复的机械性练习。在汉语教学的过程中,开展有效的课堂活动是一个非常好的能吸引他们的方法。在美国哈里斯堡中学教书时,我们采用的是"project-based learning"。每两三个星期做一个项目,学习语言看起来并不是我们的目的,完成项目才是。但实际上在完成项目的过程中,教师会作为一个监督员来让学生掌握语言点。举例来说,我们完成的项目有"丑小鸭"配音,"颜色歌"电影制作,汉字长城,"我来做中国菜",电影"我每天吃什么"等等。学生关注的是如何能制作完成这个配音或者电影,而在制作的过程中需要用到所学到或即将学到的知识点。当然这是在中学里,实际上在教美国大学生时,"bingo"、击鼓传花、故事接龙、盲人摸象等常用的游戏也非常受欢迎,尤其是一些全身反应(TPR)的游戏。除了课堂教学之外,美国学生也非常喜欢老师及时的积极的反馈。受到表扬后往往学习的积极性会提高。而在纠错时,即使立刻当众纠错,他们可能也不会太放在心上,所以犯过的错误很可能会重复出现。因为乐观积极的性格,美国人比较擅长"听说",会犯一些"英式汉语"的错误。在学生私下交往时,学生喜欢开玩笑,老师适当的玩笑也可以拉近和学生的距离,甚至可以说一些可能永远不会兑现的"承诺",学生可能也不会放在心上。美国学生其实是比较情绪化的,今天你是他最好的朋友,明天可能没有任何原因就开始恨你,没关系,等到后天说不定又爱你了。所以在处理和学生的关系时不要太"上心",不要让学生的心态影响到你。教师的原则立场和对学生的态度要始终保持一致,不要因为学生的求情或者私交而有任何改变,也不要怕你拒绝学生会影响到你们的关系。其实美国人比较会真正尊敬那些敢于"做自己"的人,敢于对他们说"不"的人,要想成为他们真正的朋友,首先你需要做到的就是坚持自己的原则。

和美国学生表演歌曲《爱,因为在心中》

和芬兰学生表演自编小品《中国旅行团》

芬兰学生谨慎内敛,刻苦用功,这一点和亚洲学生有点相似。在芬兰教书,可能很多课堂活动就都得束之高阁,没有用武之地了,最明显的就是"全身反应"的游戏。在讲身体部件时,芬兰人是不会站起来跟你比划的。在教"颜色歌"时,也是没有人肯开口唱的。但是这不耽误教师一个人在台上卖力表演。其实当汉语教师有时需要把自己当成一个"小丑",夸张滑稽的表演更容易被记住。很多芬兰中小学的老师都曾做过戏剧演员,说话表情都是一部戏,但学生看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就记住了。虽然很多课堂活动不能用,但是一些和语言点相关的比较高效率的活动还是可以用的,比如"kahoot""quizlet"上的一些游戏。这一点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可以有效节约课堂教学时间,把它用在真正有效的活动中去。

另外,在芬兰教汉语,最好会一点芬兰语,哪怕只是最为基本的。当你说出芬兰语的一霎,你会感觉到你和学生的关系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虽然几乎每个芬兰人的英文都很好,但那不是他们的母语。说芬兰语的才是"自己人"。在课堂上,芬兰学生不喜欢当众回答问题或者演讲,小组活动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在小组里芬兰学生可以侃侃而谈,会减轻很多顾虑。"纸上交流"也是一个解决办法。他们不喜欢说,但是写下来给你就没有问题。微信也是一个很有效的沟通手段。既可以让学生练习打汉字,也给了芬兰学生一个不用开口说话就可以随时提出问题的办法。如果学生做得很好,可以在作业本上写几句表扬的话,尽量不要当众表扬某个学生。当然也不要当众纠错,纸上纠错也是一个解决办法。芬兰学生的一个特点是,他们很少会重复自己的错误,一旦你给他们纠错,他们就会特别注意这个错误。但是这也导致他们小心翼翼不敢开口,或者规避不用该语法点。所以在纠错的时候,教师要特别注意保护学生的自尊心。

芬兰人不喜欢社交,也不喜欢说话,所以他们的"说"的能力相对比较弱,但是"读写"能力比较好。在美国时,大多数学生都只希望能开口说,对汉字的兴趣不大。但在芬兰,很多学生是因为对汉字感兴趣才开始学习汉语。和芬兰人交朋友要有点"耐心",让时间去解决一切。时不时学一下芬兰人的"自黑"精神,把芬兰的文化风俗地理环境等融入教学中,给学生私人空间,然后某一天你会惊讶地发现你们竟然已经成了朋友。其实每个学期开学的时候我都会怀疑我能不能和这些沉默的学生相处下去,而每个学期结束的时候我们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虽然和芬兰人交朋友很难,但是一旦你是他们的朋友,那肯定是一辈子的。

如果说美国是开遍全世界的麦当劳、肯德基、星巴克,芬兰就是超市里黑乎乎硬邦邦的黑面包,虽然不起眼,但却扎实健康;如果说美国是漫画里的超人、蝙蝠侠等"超级英雄",芬兰就是憨厚可爱的小精灵"姆咪",和两三好友生活在森林里,去探索大自然…..这两个国家各自有各自的特点。有幸从事对外汉语这一行,可以接触到不同国家的风土人情,可以"行万里路"到世界各地去教书,实在是人生中难能可贵的经历。有人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也有人说这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其实说到底,"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能把这"道"传好,"业"授好,"惑"解好,已经是一位老师最大的渴望了。


上一篇: 志愿者高雅:遇见一个纯粹的自己 下一篇: 包银辉:从志愿者到专职汉语教师(一)